伞白子

色授魂与 (doctor 个人向)

那什么🤔,内容和标题毫无关系

意味不明的短诗



他注视着灰白相间的过去


凝望着早已写定的未来


作为一名见证者


他曾陷落 他也挑唆 


他被流放 他将原谅


他总是站在风暴中央


他跳入一条恣意的裂缝


高傲的、兀自的


他燃烧了一颗恒星来告别


游走于一扇门的开合之间


真假莫辨、是非难解


纯净


一如他两颗心脏的鲜红


“相信我”


他总是这样说


引人追随





啊,具体有些细节记不清了




终是无怨(白玉堂 个人)

一个不明含义的短诗









他停下的脚步



伴随着破碎的鼓点


残缺的衣边


杂糅在锋锐的寒光间


他敛眉俯瞰这一切


垂下的发丝将悲欢封缄


回味着眼角余光里包容的坚决


他无畏


学不会事实前的遮掩


物是人非


他说红透双眼不如不念


我把思念熬成风云善变


遗落了流年


沉睡了誓言


他陷长眠






引用了两句《不如怀念》里的歌词

                        

                  

一个冷cp的脑洞

人物属于托老,ooc属于我

有原创设定




他的天赋告示他腐朽

在一步步的蚕食中土大地

洛丝萝林的夫人已然西渡

灰袍的迈雅与炎魔同归殊途

惟有以睿智享誉中土的精灵领主

此刻也捉襟见肘

维雅屏蔽了他的感知

人们惶惶不可度日


终于

在一个飘来咸腥海风的夜晚

他独自走上那座塔

在为他精心准备的牢笼里休憩

精灵的微光在深夜里若隐若现

魔苟斯的造物因畏惧不敢上前

只发出撕裂般的怒吼

中土得取短暂的安宁


瑞文戴尔因为它守护者的消匿而沉寂

幽暗密林的王者若有所感,望向

头顶那一轮异常明亮的镰月

然众星黯淡


剥下美善的伪装

露出其空虚荒芜的内里

他拥入冰冷坚硬的胸膛

粘稠的触感将他包裹进

和着蜜糖的锐利刺向他的属地

充耳不闻那沁毒的话语

光阴寸寸脱去


印证了他的预言

参差的远征队在他所争取时间里不负使命

沾染了无数欲念和鲜血的指环被抛下末日火山

希望若枯木逢春蔓延


维雅不再闪烁其芒

他抱紧怀中被黑暗侵蚀的面目皆非的精灵

静坐在熹微的晨光里

等待他挣脱枷锁





冷cp没人,自割腿肉😏

【猫鼠】君问归期未有期

   雨,丁丁地下,纷飞着沾湿了一袭素衣,润透了江南女子的心,两袖花香轻舞出江南烟雨的哀婉惆怅,也无端生出一抹柔情缱倦。

    是第三年——

  “第三年的见异思迁。”这是人们常说的,可他呢,似是而非。那人的身影随着时光的推移在他的心头渐渐消散,但他却从未忘怀。他只是害怕,仅仅是无可奈何。也许是因为那个人吧,每年他都会在潘家楼喝酒,仍是在那个北座,有时奸邪之谋发生,就连带着惩恶扬善。或是在那原是冲霄楼之地,听现已是茶馆里的说书,听起承转合间流露的江湖儿女的快意恩仇。偶有评那“五鼠闹东京”的,他就会想起那个在尘土飞扬间恣意、潇洒的少年,鲜衣怒马,在斑驳的阳光里,一声声"展兄“地唤着他。

   犹记那日,场景不改,人物未变,仍是在偌大的开封府,气氛却如少年第一次来找他时那般剑拔弩张。少年瘦削而又单薄的身姿在风中挺立,铮铮傲骨,面上三分薄怒。

   似水,流年。曾几何时,谁遮没了东京的奢华,而如今,又是谁带走了襄阳的无尽愁伤?

    直到最后在冲霄楼内,待他赶到时,周边的士卒死的死、伤的伤,唯有堂内铜网之中有一尸骸,抖下已然是一块血饼,如何认得出来是什么人?但铜网内仍存一物,是一石袋,里面尚有石子。他不禁红了眼眶,此人并非别个,正是大闹东京的锦毛鼠白玉堂,除他之外并无第二个用石子的!唉,曾经意气风发的美英雄终被血污染瑕,只叹一抔黄土将所有过往埋葬。

    又是三年。

    当初懵懂天真的少女丁月华诞下展昭长子,阖家欢喜,其乐融融。虽无人再提及那人名姓,只是每岁清明,远在陷空岛的坟前总有一壶十年的女儿红,以此奠念故人。

    烟火葳蕤,谁揉皱了你的眼眉,我的思念,会不会在岁月里燃尽成灰?

    ”五弟......”他在黑暗中呢喃。

                                                                                                                    

 笔风笨拙,各位看官勿怪(与原著有出入是肯定的啦~\(≧▽≦)/~啦啦啦)

 加粗的是引用或改写的